專欄
  昆明市委書記張田欣落馬,儘管落馬原因還不清楚,可出現在他身上的“大拆大建病”,卻值得反思:之於地方官員,不能總想著以拆謀政績。
  近日,雲南省委常委、昆明市委書記張田欣,因涉嫌違紀被中央免去職務。儘管其落馬原因暫時還不得而知,可據報道,張田欣圍繞滇池開發的城市化建設和由此引起的徵地糾紛,以及他對昆明城市規劃的亂來,引起廣泛詬病。“他在昆明市委書記任上,更多的是砍前人的樹,種自己的花。”
  說起來,昆明的大拆大建其實早已廣受詬病,不只民眾和城市規劃專家多次批評,它甚至驚動了雲南最高層,在2013年9月舉行的昆明城市規劃建設調研座談會上,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痛批昆明城市改造的各種問題,提出“作為城市發展內核的歷史文脈被割裂”等問題,認為大拆大建對昆明歷史文化是一種毀滅性的打擊。
  而張田欣的落馬,也讓很多人將此聯繫在一起:實質上,張田欣在任期間,就因大拆大建廣受詬病。而此次落馬,也被廣泛認為可能與此有關;實質上,就算與此無關,其大拆大建的做法也與城市發展理念不合,若由此衍生某些腐敗問題,也該被深究和查處。
  應看到,“大拆大建”是時下許多城市的通病。近些年來,在一些城市裡,一座座承載著城市歷史的特色建築動輒被推倒,而在工業化的建築流水線上,一棟棟摩天大樓拔地而起。
  當城市決策者腦中粗放的現代化理念與任期內政績衝動不謀而合時,大拆大建就成了必然的選擇。
  契合城鎮化進程的城市規劃和建設,本無可厚非,關鍵在於很多地方官員在GDP最大化的驅使下,把目光瞄準城市土地價值高的舊城區,意圖通過對老城區的拆遷、改造、再開發謀政績。
  在決策者觀念上,應看到,城市是個複雜的巨系統,城市當前的模樣來自於城市自然和人文長期交融而形成,任何試圖通過短期內手術般的方式對城市進行的大變樣、大改造,都可能造成對城市的不可逆轉的創傷。而在對決策權約束上,也該加碼。對張田欣的報道中提到,他對於古滇王國項目,明確地在“特事特辦、急事急辦”原則基礎上又加了四個字“隨到隨辦”——如果長官意志能夠如此不受約束地凌駕於城市規劃程序之上,城市規劃的嚴肅性消失殆盡,想不出問題都難。
  毫無疑問,在我國的城鎮化進程和城市現代化建設中,城市決策者、管理者已經並仍將發揮重要作用,但要想不走偏,還須對城市的文化與現代性有科學認知,更重要的是,必須要有制度性安排,保證專業話語與民眾監督在城市規划上的分量。在這方面,張田欣殷鑒在前,希望其教訓能被廣為汲取。
  □鐘篤糧(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)  (原標題:張田欣落馬,也該警醒“大拆大建”問題)
創作者介紹

奶奶

re61rezs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